首页  >  作家沙龙  >  故事

巴金的“三个先生”

2013年05月24日 09时36分 

  第一个先生是母亲 

  巴金的母亲陈淑芬,生长于书香门第。她在李公馆里,为人宽厚、谨慎,闲暇时喜欢读书吟诗。巴金曾经深情地说:“她教我爱一切的人,不管他们的贫或富;她教我帮助那些在困苦中需要扶持的人;她教我同情那些境遇不好的婢仆……” 

  在这个大家庭里,家族成员之间有许多明争暗斗和数不清的繁文缛节,会给长房媳妇带来许多难言的委屈和辛酸。但她从不在孩子们面前流露出来。巴金看见的母亲永远是温和、带着微笑的。有一次祖父李镛花了一大笔钱给巴金父亲李道河捐了一个过班知县,到北京去验看,却未成功。李镛生气,兄弟妯娌冷言冷语,使母亲十分难堪,只能偷偷垂泪。这些事情是在许多年后,巴金从大哥尧枚那里得悉了—些。 

  有一次,尧林打骂了香儿,她就责备说:“丫头和女佣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即使犯了过错,你也应该好好地对她们说。”她说话温和,但却严格要求尧林保证改正。在日常生活中,她就是这样对孩子们进行爱的教育。 

  第二个先生是轿夫老周 

  巴金家里的老轿夫老周当过太平军。太平军失败后他回到家乡时,老婆已跟别人跑了。后来,儿子也战死在战场上,只剩他孤零零地活着。为了生存,他做过各种各样的手艺和杂活,饱经风霜和坎坷。老周并不拿“爱”字教他,然而给他描绘这个社会的黑暗面,叙说他自己的悲痛经历时,经常说一些闪烁着智慧和含有深意的哲理。 

  巴金常到厨房帮老周烧火。起初巴金总是不停地把干草或干柴放进灶孔里去,火快弄灭时,老周就用火钳在灶膛里拨弄几下,火又熊熊燃了起来。老周对他说:“你记住,火要空心,人要忠心。”这样一个遭到过如此不幸、处在困苦境地的人,竟然还有这样坚强而高尚的信念。这使他一生不能忘却,成了他后来的一种生活态度。 

  第三个先生是编辑吴先忧 

  吴先忧,四川盐亭县人,“外专”学生。他比巴金年长几岁,在创办《半月》时,自动退学,到一家裁缝店做学徒,实践他所信奉的“劳工神圣”的信念。在这位“先生”那里,巴金第一次听到了“不劳动者不得食”、“劳动是神圣的事”这种新鲜的道理。 

  在与这位“先生”朋友相处的日子里,有一件事情使巴金十分感动:《半月》每期销一千份,收回的钱很少,还得另外筹钱刊印别的小册子。“先生”家里是姐姐管家,不许“乱用”钱。“先生”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找不到钱就拿自己衣服去押当,或是当棉袍,或是当皮袍。“先生”怕他姐姐知道这件事,出门的时候总是把拿去当的衣服穿在身上,走进了当铺以后才脱下来。当了钱就拿去付∷⒎押徒稍戮琛U馕弧跋壬背3U庋觯栽殖鱿奶齑┟夼鄣男埃灿泄齑┑ヒ碌氖虑椤? 

  巴金写道——母亲教给我“爱”;轿夫老周教给我“忠实”(公道);朋友吴教给我“自我牺牲”。这些在我的生活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来源:文摘报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陈进 【打印文章】 【发表评论】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江苏省作家协会

苏ICP备09046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