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商传奇》(长篇历史小说)

(2018-05-07 11:27)


长篇历史小说《淮商传奇》 姚风明 著

  一、基本信息

  定价:48.00元

  ISBN:978-7-5630-5022-2

  出版:河海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二、内容提要

  明末清初,山阳县世代经商的王家正处于家族历史上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镖车被劫,债台高筑,王家在山阳县乃至淮安府的买卖将面临巨大的变数。整个小说以王家东山再起为主线,以清朝初年淮安的历史事实为背景,再现了当年淮安商人的群体画像。

  三、作者简介

  姚风明,字清和,诗人,作家,资深媒体人,江苏淮安人。他的代表作有长篇历史小说《淮商传奇》,诗歌咏淮安》《初识腾冲》《印象宁波》等。

  四、图书评论

运河风云胸中收

  朱玉生

  稻花飘香时节,淮安籍诗人、作家、知名媒体人姚风明耗时三年倾心创作,由著名书法家孙晓云女士、著名作家袁鹰老先生、书法家胡道华先生分别题写书名,国家档案局原局长杨冬权先生作序的长篇历史小说《淮商传奇》出版面向全国发行。欣闻之,索读之,我有幸作为第一批读者,一天内读完了这本30余万字的最新力作。

  古城淮安,南船北马,自古就是繁华富庶之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明末清初,作为古老大运河(漕运)沿线的一座重要城市,留下了无数达官贵人、富商巨贾、文人雅士、官军庶民的足迹。在那个年代,水运作为南粮北运、北资南调的重要运输方式,使得漕运一线生机盎然。史籍文献表明,明清时期,漕运总督府所在地的淮安府、山阳县(今淮安区)十分繁荣,本身就是一幅活色生香的清明上河图。

  近年来,世人通过文艺作品,对徽商、晋商、浙商等具代表性的商人群体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是如果提到淮商,人们可能就不甚了了。对淮商文化的研究,更是鲜有人涉足。其实,淮商是个庞大而复杂的群体,由其衍生的淮商文化、漕运风物,非常值得探究,许多精华或曰正能量有着弥足珍贵的传承传世价值。

  淮商,即淮安籍或外埠在淮投资兴业的商人。就商人而言,有官商,也有民商;有儒商,也有奸商;有巨商,也有小生意人;时序推进至今,又有了实体经营商和电商。千百年来,商人就是备受热议的群体。无利不起早,无商不奸,说的是商人;欺世盗财、为富不仁,跟商人也能挂上钩。处于封建王朝的商人,社会地位比较低下。通俗讲,与四处奔波讨生活的人并无不同。

  姚风明先生饮大运河水长大,早年对家乡的人文历史就有深入研究。他的笔穿透历史烟云,穿越那个改朝动荡的年代,穿行千里漕运生命线;关联重大历史事件,关切多个社会阶层尤其是商人的命运,关注淮上风物风情。作者以文化的视角,思辨的笔触,细腻的人物刻画,统领故事的力度,以王氏(王兆轩)、韩氏(韩福林、韩度)、林氏(林欣荣)等一众淮商的起伏人生、若干交集为主线,以小人物与大事件的命运休戚相关为故事走向,文本中既有精彩生动的故事,又贯穿生活生存的哲思。

  名作家曹文轩说,古今中外的小说卷轶浩繁,笔墨之处无非爱恨情仇。诚然,商界文学也离不开这四字定律。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从来力倡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本书从历史中来,到现实中去。塑造的数十个人物形象,个个性格鲜明、栩栩如生。自古商人逐利来。他们中,有的精明算计,有的本份从业;有的擅长拆台,有的善于补台;有的心系穷苦,有的得志猖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商界的江湖,众生登台,演绎精彩纷呈。文学即人学,性格即命运,人性善恶直接影响着命运走向。在姚风明先生笔下,更多的淮商又有着应有的担当,他们智慧善谋断、把握大势,忠孝节义、与人为善,仗义疏财、赈灾济困……创作前,作者披阅了大量地志史料,这使得淮商故事迭宕起伏,事件情节虽是虚构,但又与史实上的大事年表契合,作者以冷峻的视角还原了历史本真和淮商群体原貌,文字中说的是事,讲的是理,于今于后,都有醒世意义。

  一本好小说的构成,人物塑造、脉络走向、故事架构固然重要,然而独特的地标风貌、地域风情、地理人文,同样是构成要素。拥有1600余年建城史的淮安,地处中国地理南北分界,是南北文化交流交融的要地,是千里大运河运输线上的一颗耀眼的明珠。作者在交待人物命运、历史事件的同时,在对家乡的重要地产也着墨良多,如淮剧、淮扬美食、谯楼(今镇淮楼)等,在书中多次登场,这些也使作品变得丰腴而耐读。

  “中国不缺少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姚风明先生长年供职媒体,作时评文风犀利,写诗歌信手拈来,讲故事好听耐品,可谓干一项成一项。他的这本《淮商传奇》甫一面市,便赢得广泛关注。他的这部长篇,不仅是国内首部描写淮商题材的力作,而且将带来一股世人关注淮商、探究淮商文化的冲击波。

  作者简介:朱玉生,1990年3月入伍,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多年从事新闻宣传工作,现为某部政委,上校军衔。

  

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

马国顺

  我小时候读的第一本小说,就是500年前的淮安老乡吴承恩的《西游记》,马齿徒增,流年似水,转眼已是“随心所欲”的年龄,有幸拜读青年作家、诗人、文化学者、姚风明教授的《淮商传奇》。如果说《西游记》让我驰目骋怀,畅游天上、人间、地狱三界,那么《淮商传奇》让我思绪万千,品评人生的三味真谛。不敢说对如此的鸿篇巨制能够洞隐烛微,我只是在走马观花浮光掠影之后有了自己的感悟,有了自己的收获,有了自己的认知:

  我的认知之一:《淮商传奇》,她是玉树临风,用王兆轩“以德经商”的执着精神,再现淮商的群体形象。

  人们常说,战乱又天灾,祸患千万人。明末清初,政权更迭,战争频仍,天灾人祸,百业萧条,生灵涂炭,“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王家经营的麻纸店铺货源短缺,王兆轩与“一道麻”的林掌柜验货签约,银货两讫。突然,“闯兵”来了,城门火光冲天,众人纷纷逃命,生意无法继续。林掌柜也不无仗义的说:“我这一道麻眼看保不住了,你订的纸怕也是难周全。来人,把钱还给王先生,这生意就算黄了。”王兆轩立即制止,说:“契约签好就算履行,纸虽然没有拉出去,但你们已经交货,就算现在烧光了,也跟你们无关!”看,作家笔下的王家老大一言九鼎、诚至金开的淮商形象栩栩如生。

  古人云,“古之贤人君子,大智经营,莫不除害兴利”。康熙皇帝谕旨:允许各地方政府开炉造钱。在淮安府,因为靠近江南富庶之地,铸钱如火如荼,淮安商贾自然希望经手这个巨大利润的业务,王兆轩尽心尽力,极力促成,他在淮商聚会上的一番慷慨陈词,值得玩味:“此番私铸铜钱,我方以如此数量的额铜为储备,得淮安市面金银铜货三分之二,将来这淮安城的生意,恐怕必属我等。不过丑话说在前头,我们虽为淮安商界翘楚,必然不能因私废公,只能藏富于民,造福桑梓为要。我提议,将来如若成功,大部分资金用以修建书院,资助士子,为淮安培养人才。如此,我们商界才能有所庇佑。”读到这里,让我拍案叫绝,那样的乱世之秋,并非舜日尧天,王兆轩居然想到了“达则兼济天下”,不可谓不是才识过人,胆气压乎群类的淮商。

  我的认知之二:《淮商传奇》,她是山峙渊渟,用王仲轩坎坷的人生书写生命的价值。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王仲轩押镖车遇乱兵被抢,又遇清兵被抓,镖师王奇为掩护主人,从树上跳下来,“不要为难他们,我是主事的。”在这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王仲轩挺身而出,拿着自己的唯一宝剑,道:“我才是东家,他们都是下人,没有他们的事,你把他们放了,我跟你们走!”故事到这里,真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作家笔下的王家老二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人生的价值。

  王仲轩被抓之后,就在流民、贼兵、土匪、败军等等组成的特殊的工程队中做工,为人相对正直,讲义气,有不平事也愿意出头,打抱不平,身边有十几个“忠诚死士”,经常与王大明派系争斗,福尔多朗对王大明几十个参与哗变的人要“杀无赦!”王仲轩即下跪求情:“将军巡行至此,已将近三个多月,眼见这要冲建到了紧要关头,如果此时杀人,一则民力不足,二则只怕要征召新的民夫而不可得。”看,求情的理由经天纬地,求情的智慧独具只眼,求情的担当可以说是补天浴日之功。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我的认知之三:《淮商传奇》,她是风花雪月,用王文义浪子回头的传奇经历,呼唤人间久违了的正义良知。

  浪子回头金不换,荣归故里做贤人。王文义出身世代商贾之家,纨绔子弟少年时期游手好闲,招鸡斗狗,念书没门道,偏爱旁门左道,喜欢舞枪弄棒,出入妓院酒楼。后来跟随叔父在军队的行旅中,看见几个强盗调戏少女,他良心发现,出其不意挥手一刀,割去匪首的脑袋。哇塞“该出手时就出手”。

  你看他,敢在福尔多朗的将府里高谈阔论孙子兵法:在福尔多朗讨伐吴三桂,开往湖南的途中,接见王文义:“这个小阿哥,你说跟贼人交手,这仗应该怎么打?”王文义道:“自古论兵法,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但小可认为,必以有利之天时地利人和,应对敌军。目前我军占据天时,不据地利。”福尔多朗仍然不服气:“照你这么说,应该如何排兵布阵?应该在何处安营扎寨?”王文义道:“长江天险,可为我军屏障,我军目前背江而战,一旦进攻失利,进退失据,这是兵家大忌。”“九江地形无险可守,且给养运输有长江阻隔,必然不疏,宜在安庆驻扎,背后有徽州等富庶之地以资给养,而前方又有长江天险作为天然屏障,易守难攻,恰能行拖延之事。拖得一日,京城就多缓和一日。”福尔多朗拍案叫绝,大声赞许,并且立即下令,连夜过江,在安庆安营扎寨。看官请注意了,如此一番有利有礼有节的崇论闳议、高谈阔论,岂是尔曹伶牙俐齿的花言巧语?

  就是他,敢于只身入虎穴炸毁天柱山的匪窝;也是他,把王家的海外贸易做得风生水起;也是他,为患难朋友承担杀人越货的罪名;还是他,征伐准噶尔有功,韬晦奇才被皇帝赏识;而他却谢绝在京城做官,荣归故里淮安。作者用王文义脱胎换骨、功成身退的传奇经历,呼唤久违了的社会公平正义:淮安,与你我他有关;这片天地,与你我他有关!

  读书,“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一部《淮商传奇》,一个“奇”字统摄全篇,旷古奇闻的乱世纷争,操奇计赢的经营策略,奇幻莫测的人生经历,奇才异能的人物形象,“奇文共欣赏”,品评《淮商传奇》,令我啧啧称奇,如此洋洋洒洒,怎一个“奇”字了得!

  勿需说《乔家大院》是晋中大地的影子,也不必说《徽商》是卓尔不群的“徽骆驼”,我们可以大声疾呼,我们应该告诉世界:《淮商传奇》既是淮安风土人情的时代画卷,也是淮商用坚韧诚信写就的淮安历史,更是淮商雄浑激昂的赞美诗!

  请允许我引用作者姚风明先生的话说:《淮商传奇》从她一出生,就不是我一个人的《淮商传奇》,而应该是淮安人的《淮商传奇》,也是淮商的《淮商传奇》,更是那些乡贤们的《淮商传奇》!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