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毅: “王老憨”家的战“疫”

(2020-05-27 10:11) 5883698
       王老憨战“疫”宣言:我们父女三人是亲人,更是战友。我一定会站好自己的岗位,给女儿们做个榜样。
 
       老王是个警察。说具体点,老王是个交警,一个乡镇交警中队临近退休的交警。
       今年59岁的老王既实在又憨厚。黑乎乎的脸膛,敦实的身板,个儿不高背还有点驼,脱下那身警服,简直和村民没两样。
       其实也没啥可奇怪的,老王原本就是种田的。他老家在海安市曲塘镇一个长了许多银杏树的村子,叫果木村,后改名富民村。
       曲塘,位于南通市境的西部,与泰州市的姜堰接壤。别看这个镇的地域面积不是很大,却是个千年历史名镇、全国重点镇
       清幽的曲塘像个世外桃源,既有苏北里下河流域的夕阳帆影,又有江南水乡的小桥残雪,小河弯弯,荷塘点点,曲塘之名由此而来,素有“金姜堰、银曲塘”之美誉。
       老王的父母种田,家中兄妹七人,排行老五的他小名叫“王小进”,由于从小就寡言少语,像只闷葫芦,乡邻们叫他“王憨”。大他11岁的大姐读过几年书,当家,就说,“憨”“汉”谐音,干脆就改名“王汉文”吧。
       后来老王当了几年兵,回到家乡时,正赶上全国交通管理体制改革,组建乡镇公路交警队,他就这么穿上了警服。
       镇上的人说,老王有两个“特点”。
       一个是他顾家。只要不加班,下班后他一准儿到农贸市场转上一圈,然后回到家里,烧饭做菜,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舒坦日子。
       老王有两个漂亮的女儿,大女儿王丽小女儿王群。他一直把这两个女儿视为掌上的一对明珠,呵护着哩,要是有个头痛脑热的,他要心疼上好几天。当初王丽到南通市里读书,他哭,后来王丽出嫁,他又是哭得稀里哗啦。王丽结婚七年了,他再忙,每天都要和她通个电话,唠叨几句,身边的小女儿王群就更不用说了。街坊邻居都夸老王顾家,是个称职的好丈夫、好父亲。
        另一个,老王他憨。他在曲塘交警中队一干就是32年,别人都陆续调到城里了,就他没挪过窝。每次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他总是把那帮小兄弟往前推,几十年下来,他获得的最高荣誉也就是局里的“十佳交警”。你说,这好几百号人的公安局,那么多的警种所队,“十佳交警”荣誉的规格,能有多高?
       其实,老王不是不在意这些奖牌什么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了,荣誉那些个事,还是让给年轻人吧,他们的路还长着哩。
       老王因此落了个外号:王老憨。瞧,当了警察后,他又把这“憨”字儿给捡回来了!
       虽然王老憨这辈子没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但是这风里来雨里去的,在公路上闯荡了那么些年,也练成一把好手。特别是调解交通事故,他一坐就是大半天,家长里短的,市里省外的,最后连当事人都快坐不住了。你说他憨不憨?
       “他那把尺子,公平!”案子结了,双方当事人往往会这么感叹。因此,镇上一些久调未结的矛盾纠纷,也经常请他来当“老娘舅”。
       可是前不久,一向不出名的憨警老王出名了,竟然成了“网红”!
       不信,你上网搜一下。喔,忘了靠诉你关键词:江苏最美防疫先锋,王汉文。



 
       除夕:王老憨吹响了战“疫”集结号
 
       2020年的春节注定不寻常。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全国的交警一起按下了转换键:从春运安保模式立即跳到战“疫”模式。
       1月23日上午,曲塘交警中队召开紧急会议。
       中队长王勇传达了上级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总体部署后说,“武汉新冠肺炎疫情的严峻形势,我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从中央到省里、到市里,各级都高度重视。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在启扬高速曲塘出口处,设立市际疫情查控点,坚决守好南通的西大门!”
       话音刚落,弟兄们个个磨拳擦掌。
       “我来打头阵吧!”坐在后面的王老憨不紧不慢地说。大家都转过身子看着他。
       “这次的疫情来得很突然,现在还没有形成很完善的防护体系,查控点人员要直接面对从疫区来的人,做好劝返工作有一定的难度,同时也有受感染的风险。我是个老党员,还有一年就退休了,就让我站好这班岗吧。”
       大伙儿被王老憨那番诚恳的话语感动了。
       “我先上!”
       “我先上!”
       “还是我先上。”王老憨站起身,“一是我参加过17年前的抗击‘非典’,有经验。二是我两个女儿都是学医的,个人防护那些事我多少也知道些。三是嘛,我家就住在镇上,离查控点最近,来回节省时间。另外,我在那里的交通卡口干过,大路小道的闭上眼睛都不会走错,附近的村民也熟悉。
       大家都知道,王老憨要么不说话,说话就不一般。他说的这几点理由,谁都比不了。
       王勇和中队指导员杨余田商量了一下。这个查控点责任重大,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负责查控的人员会遇到各种复杂情况。老王经验丰富,而且做群众工作有一套,当然是最适合的人选。
       杨余田关心地问王老憨,“你在中队里年龄最大,脚又受过伤,这寒冬腊月的,一个班就是24个小时,撑得住吗?”
       “撑得住,撑得住。”王老憨连连点头。
       经过慎重考虑,中队最终同意了王老憨的请战要求。
       王老憨想到的可不仅仅是这些。
       “小丽吗,都腊月二十九了,你们还忙不忙?王老憨拨通了大女儿的手机。
       “爸,您听说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吗?”王没有正面回答父亲,把话题扯到了千里之外的武汉。
       “知道一些,我们中队刚开会传达。”
       “爸,我们医院也传达了,现在是临战状态。”
       “什么临战状态?”王老憨明知故问。
       “这个嘛……我明天回家一趟,见了面再说吧。”王丽把电话挂了。
       王老憨从大女儿欲言又止的口气中,似乎探出点什么。还有,按照南通的风俗习惯,出嫁的女儿年三十应该在公婆家过,年初二才回娘家,她突然回来干什么?一定是……
       王老憨笑了,这丫头知道爸爸疼她,在跟我斗心眼哩!
 
       王丽确实和她的父亲“斗心眼”。
       就在这天上午,医院下发一个紧急通知,武汉疫情吃紧,江苏要组建一支医疗救护队驰援武汉,要求大家在1个小时内自愿报名。
       王丽是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抢救室的护理组组长、护士生导师,接到通知时,她的丈夫张文君正好就在身边。张文君虽然有担心,但是了解妻子的性格,她是名党员,又是医院的护理骨干,表示支持她到武汉。
        王丽立即报名。递交了“请战书”后,她既激动,又有点纠结。武汉是疫情的重灾区,非常危险,该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父母?
        这时,王老憨的电话过来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稍微透了点信息,好让父母先有个心理准备。
        下午5点,院里接到省里确定的第一批援鄂人员名单,南通一院共有六个人,刚30岁的丽名列其中。
       护士长任玉琴拥抱一下王丽,“六个人中你最年轻,这次外出不是平时的考察交流,是去参加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这么大的事,你要跟父母说一下的。”
       “姐,电话里说不清楚,我想还是当面跟他们说一下。”
       任玉琴想了下,“这样吧,你们说走就走,今晚的班我来,你抽空回海安一趟,和家里人告个别。”
       第二天上午,丽把5岁的女儿张梦一留给公婆,和丈夫一起驱车赶回海安。
       中午一到家,丽的母亲问,“你爸说你们要回来吃年夜饭,叫我多烧些菜哩。怎么,梦一没一起回来?
       “在南通爷爷奶奶家哩,爸和小群呢?”
       “你爸把小群带到高速公路的出口了,说要明天中午才能回来。”
       “他们到那里干嘛?”
        “这不是外面闹疫情吗,上面要求镇上在那里设一个疫情查控点。小群本来在社区医院,你爸非拉她过去,说那里也需要医护人员。”
       “是哩,现在防止新冠肺炎扩散是个头等大事。”知道了父亲的姿态,丽稍稍有了底,可是妈妈这边……
       根据上级要求,疫情查控点次日零时必须启动。
       昨天,王老憨本想一开过会就回家一趟,跟老伴先透透风,可是时间紧,就和镇防疫指挥部的人到启扬高速曲塘出口处选址了,接着又搭建帐篷,安营扎寨。
       听说这个查控点,公安、卫健和交通几个部门都派员参加,他想到曲塘社区医院当医生的小女儿王群。现在国家有难,我老王家可不能含糊,尽管有危险,两个丫头都必须上,谁让她们都学医呢?大丫头说要回来一趟,应该是有想法了,也好,就当面再给她鼓鼓劲。小丫头不是入党积极分子吗,就让她经受一下磨练,跟我上疫情查控点
       镇防疫指挥部同意了王老憨的请求。就这样,原来安排在医院防疫值班的王群,就跟着父亲站到了曲塘疫情防控的第一哨位。
       父女俩一上查控点就忙得收不住腿,王老憨站在公路中间拦车,王群给每位乘员测体温,逐一登记人员信息。家就离查控点不到5分钟的路程,他们顾不上回家吃年夜饭,一直到大年初一的中午才回到家里。
 
       王老憨的老伴一直在流泪,满桌的菜几乎没动。这顿团圆饭的气氛有点沉闷。
      “唉!这人哪,还真的别不服老。刚当警察那会儿,我还不到30岁,和同志们一起巡逻值勤,晚上收队了,几个人轮着做东,加点餐,吃点喝点,这一天的疲劳也就没了。现在吧,当初那几个人,退体的退休,调走的调走,就我还在曲塘。快要退休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这身警服呢。”王老憨一边打着岔,一边夹了只肉圆放进老伴的碗里。
       “我自己会夹,用不着你献殷勤。”老伴头不抬,用筷子挪开碗,“又来一个先斩后奏的,你肯定事先跟两个丫头都串通好了。”
        王老憨赶紧送上笑脸“冤,我比窦娥还冤。我也是刚刚才听丽说要去武汉,也不放心哪。不过,话又说回来,两个女儿都在医院工作,现在疫情这么严重,正是她们用武之时呢。
       “还笑得出!小群跟着你上查控点也就算了,相互有个照应。现在小丽又要到武汉去,那可是疫情闹得最凶的地方,万一感染了怎么得了?我看你是假疼女儿。”
        “小丽不是都说了嘛,武汉那边医疗救护的压力很大,情况紧急,需要全国支持。实话告诉你,我昨天打电话给小丽,就是问抗疫这事的,没想到她比我还积极,报名要求进疫区,我们应该感到骄傲。王老憨把那只碗又推给老伴儿。
       “妈,都怪我们。昨天小丽准备在电话里说的,想想还是当面说一下,一家人再吃顿团圆饭。”张文君解释道。
        丈母娘肯定给女婿的面子,而且女婿都说了,小丽是临行特意赶回吃顿团圆饭的,当妈的总不能让女儿带着心事上路。她往女婿和女儿的碗里夹菜,“你们快吃,还要赶路呢。”
        王老憨赶紧伸出大拇指,“看看,还是我老伴儿明事理!”
        曲塘的女人一旦嫁给一个男人,那么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地,男人说啥她就得听啥。老伴擦了擦眼角,“好像就我落后,拖你们的后腿。”她也知道,大丫头从小就跟她爸一个德性,现在女婿又支持,还有她爸撑着腰,是根本劝不回头的。
       多云转晴了。王老憨转身朝王丽,“其实,作为你的父母,我们的心里很担心,有万般的不舍。但是坚决支持你去武汉,你就应该在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王丽含着泪点了点头。王老憨又说,“当初我为什么让你学医?你6岁那年发烧挂水,那个年轻护士连插了四针都没用,后来换了个老护士,成了。当时我就希望你长大了也当护士,要‘一针见血’,不要让病人多痛苦。你这次要面对的是看不见的敌人,爸爸当过兵,就送你8个字,保全自己、消灭敌人。”
       医疗救护队随时会出发,一家人匆匆吃完饭。临行前,王老憨叮嘱大女儿,“防护措施一定要做好了,千万不要粗心,每天都要报个平安,我手机会一直开着的。”
        “知道了,我每天一下班就发信息。”
         “记住,全家人都是你的坚强后盾!王老憨举了下拳头。
       王老憨在大女儿的面前一直杠杠的,可是大女儿一上车,就立即转过身子……
       就在这顿团圆饭上,一向顾家的王老憨吹响了战“疫”集结号:全家齐上阵,老伴做好后勤保障,同时帮着社区做好防疫宣传,父女三人奔赴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你看王老憨这家顾的,新冠肺炎闹得那么凶,别人都宅在家里刷屏看疫情,他倒好,连老伴儿都动员上阵了。
       在这场大难面前,这大家小家的,王老憨拎得清清楚楚。
 
        武汉:重症病区里的美丽天使
 
       大年初一深夜,江苏第一支由135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队,带着党和国家的重托,带着全体江苏人民的深情厚谊,乘包机逆行疫情笼罩的武汉。
       新冠病毒,撕裂着武汉百姓的心。昔日繁华的江城,已经停摆。
        一下地,这批江苏援鄂医护人员立即被混合编组,分赴各指定医院。
       王丽和16名南通的同伴,要接管的是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一到下榻的酒店,女医护人员就剪掉一头秀发,匆匆来到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
       发热门诊前,排着长长的就诊队伍……
        重症病区的护士长一见到他们,眼泪“哗……”就出来了,“感谢你们连夜从江苏赶过来!”看得出,这位40多岁的护士长非常疲惫,声音已经完全沙哑了。
       王丽和同伴们穿上从南通带来的防护服,跟着这位护士长进到病区。病房里都是新冠肺炎患者,他们的脸上流露出那种令人揪心的求助眼神,那种和死神抗争的痛苦表情。
       过道里,一位护士在靠椅上“葛优躺”着。
       王丽轻轻推她一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推了几下之后,这位护士才睁开无力的双眼,“你们是不是来帮我们的?”
       “是的,正在办交接。”
       “你们来得太好了,谢谢你们!前两天这里死了好几个病人,我们实在撑不住了……”护士轻声抽泣着。
        王丽的鼻子直发酸。她强忍着,再次关切地询问,“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就是太累了,靠着歇一会儿。”
        交接后,江夏一院的护士长拱着双手,“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后,我们一直坚守在这里,已经有好几个医护人员被感染了,上级要求我们立即休整。我就把这边交给你们,拜托了!”
        但是第二天一早,这位护士长和那个“葛优躺”的护士,又回到了病区——她们都被确诊感染了!
        后来王丽他们才知道,江夏一院一开始不是新冠肺炎的定点治疗机构,但是也收治了许多“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1月21日,武汉受感染人数一下子增多,该院才被列为住院隔离治疗点,病房分区不符合相关标准,存在很多隐患。同时,由于疫情来得很突然,这家医院防护物资紧缺,有的医务人员口罩已经连续用了三天,受感染的情况很严重。
        在急诊抢救室当了多年护理组长的王丽,应该说也见惯了生死,但是眼前这悲壮的一幕幕,让她格外的震撼,她有过恐惧。但是,她是护士更是战士,是战“疫”一线的“南丁格尔”。她深信,总有一种美好会穿越黑暗,晨雾终将消散,阳光又会重返大地。
       王丽这种信念化成战胜恐惧的解药,在这场灵与肉的撕扯中,在生命和死亡的博弈中,白衣天使的神圣责任,驱使着她勇敢向前,义无反顾与疫情赛跑,和看不见的病毒战斗!
        她时刻牢记爸爸那句话:保全自己、消灭敌人,全家人都是你的坚强后盾。
 
       南通医疗队接管后,在队长陈金亮的组织下,王丽和同伴们一边治疗病患者,一边自己动手改造病区,进行物理隔离,装了三道防护门,分出清洁、半污染和污染三个隔离区。王丽还把穿脱防护服流程、消毒管理制度,包括每天要做哪些消杀工作等一系列规范上墙,带着武汉当地的医护人员学习这方面要求。
       在王丽的印象中,病区里有一位很绅士的年轻病人,他是江夏一院的彭银华医生。
       尽管彭银华当时处于重症状态,只要他头脑清醒,他总会对治疗他的医护人员说声“谢谢!”
       29岁的彭银华原来准备正月初六结婚,请柬都写好放在办公桌抽屉里,不料疫情来了,他一直在医院里加班,不知什么时候被感染了,而且病程进展很快,一直在用高流量吸氧。
       接管病区的当天,王丽就发现彭银华的血氧饱和度已经下降到70以下,心跳也缓下来了。必须立即进行气管插管。
        所谓气管插管,就是将一根特制的气管内导管通过口腔或鼻腔,经声门置入气管或支气管内,为呼吸道畅通、通气供氧和呼吸道吸引提供最佳条件,是抢救呼吸功能障碍患者的重要措施。
       王丽立即向陈金亮队长报告。
        这将是他们要进行的第一例插管操作,操作的过程稍有闪失,操作人员就极易被病毒感染,更重要的会给其他医护人员留下严重的心理负担。谁上?
       陈金亮在权衡……
       “我有经验,我来吧。”王丽一边说着,一边做操作前准备。
        “一定要注意防护!”陈金亮叮嘱道。
       进入重症病区,王丽他们随时都处在受感染的危险之中,风险最大的,就是实施气管插管操作。在操作的过程中,病人稍有不适,积聚着大量新冠病毒的痰液,就会从气管里喷涌出来,飞溅到医护人员的身上。
        而当时防护用品奇缺,丽连面屏都没有,只戴着防护目镜。情况紧急,王来不及多考虑什么,就立即进行插管操作。
       导管缓缓进入彭银华的口腔,又一点点伸入气道,由于病人的气管里有痰液堵塞,加上王戴着乳胶手套,穿着防护服,密闭的护目镜内又结了一层雾气,操作很困难。
       这个平时只需要两分钟就能完成的操作,心细如发的王丽用了5分钟。导管插进去之后,病区里一时找不到固定导管的小牙垫,也没有呼吸机,王丽就继续站在病人的身边,一只手伸在病人的嘴边稳住导管,一只手捏着简易呼吸气囊,不间断地给病人进行人工供氧。
        其他护士提出要替换一下,王丽坚决不同意。她想,我已经接触病人了,没有必要再让同伴近距离接触,就减少他们一次受感染的风险吧。
        监测仪上血氧含量的数值一点点上升……到了90以上了,彭银华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红润。
        1个多小时后,医院紧急调用的呼吸机到了,王丽才松开发麻的双手。
        为了让彭银华得到更好的救治条件,当天下午,江夏医院的领导就把他转到了金银潭医院。
       “谢谢!”彭银华离开病房时,向王丽招了招手。
       几天后,从金银潭医院传来消息,病情一度有好转的彭银华还是走了。这位比王丽小1岁,常说“谢谢”的年轻医生,带着对亲人、对美好生活的万般眷恋走了。
       王流下了眼泪。她和同伴们都在想,我们要是来得再早一点,也许就可以多挽回一些人的生命。大家的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和自责……
        就从那天起,这些来自江苏南通的医护人员,在新冠病毒肆虐的风暴中心,立下了誓言:一定不辜负党和人民的厚望,贡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坚决不让死亡病例在他们接管的病区发生!
 
       援鄂江苏一队一共接管了七个病区,王丽所在呼吸与危重症病区是30病区。刚接管时,这个病区只有65张床,后来又陆续增加了10张床位,平均一位护士要负责护理十多个病人。
       因为是隔离病区,病人没有家属陪同,也不可能有护工。所以王丽和同伴们不光光承担着病人的护理和治疗,包括他们的生活都要管,重症病人吃饭呀、大小便什么的,王丽和同伴们全包了。
       更为惨烈的,当时的武汉有许多家庭全员被感染。
        一天接班后,王丽在病区例行巡查,一位新入院的阿姨问她,“能不能帮我找点卫生纸?”
        王丽回到护士站拿了些卫生纸送给她,“你可以通知家里人,让他们把一些生活必需品送到门口,我帮你拿进来。”
       这位阿姨满脸忧伤,“家里哪还有人啊,都被感染了。”
       王丽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猛戳了一下!第二天,她把梳子、护肤霜等一些自己用的物品带给这位阿姨,还专门送给她一篮水果。
       望着戴着护目镜和口罩的王丽,这位阿姨流出了感激的泪水,“我虽然看不清你的脸,但是我知道,你一定长得很美!”
       “美丽的天使”是这些病患对王丽和同伴们的最高褒奖。他们让病人感动的事儿,还有许多。
        36床也是位阿姨,患有心衰、糖尿病等基础疾病,得了新冠肺炎后生命几度垂危。
       王丽和同伴们誓不言弃,对这位病人设置高级生命支持单元。作为南通一院“妙手仁心”的护理骨干,王全程负责这位重症患者,她和同伴们在厚重密实的防护下,动脉穿刺“一针见血”、留置胃管及超声辅助下置入鼻肠管“一插到位”、高难度俯卧位通气“一翻到位”……插管、拔管,再用吸氧。每次给她喂饭,丽总要花上二三十分钟的时间,终于把这个高危病人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这位阿姨出院时,特地跑到护士站朝王深深鞠了一躬,连说“谢谢!”
       王丽的心里也升腾起一股成功的喜悦,觉得尽自己的力量为武汉抗疫做点什么,再苦再累也值得。
       80多岁的熊奶奶心脏做过手术,确诊为新冠肺炎刚入院时,老人家说什么也不愿意输液治疗,害怕增加心脏负担。
        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王丽耐心地与熊奶奶沟通,并向陈金亮队长详细汇报,制订了个性化的治疗与护理方案。
       王丽和同伴们的悉心关照,让熊奶奶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此后,她积极配合治疗,病情也渐渐好转。每天下午输完液,熊奶奶就打开小收音机,随着音乐哼唱着小曲儿,老人家乐观开朗的态度感染着病房中的每一个人,也打动着王丽的心。
       她每次到熊奶奶的病房,总要和熊奶奶逗趣几句:“奶奶,今天有没有乖乖听话啊?”“奶奶,您和爷爷的爱情真让人羡慕呢!”“奶奶,您唱的歌真好听!”
       熊奶奶得知王丽也喜欢唱歌,几次邀请她到病房一起唱,她虽然嘴上答应,但是病区繁忙的工作,让她一直抽不出时间在熊奶奶的病房过多逗留。
       从刚接管时的一床难求,到后来的床等人,这其中究竟发生了多少故事,就连援鄂医疗队的医护人员自己也说不清。一个多月后,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王丽所在的30病区新冠肺炎患者全部治愈出院。随后,和同伴们又转战27病区,继续奋战在抗疫的最前沿。
 
        “我回来了!”每天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宿舍,王丽就立即在“南通海安一家亲”微信群里给远方的亲人发个消息。由于在病区里一直戴着密闭的防护用品,她的脸上过敏出了许多小水泡,N95口罩带子又把水泡勒破了。为了不让家里的人担心,她一直不和他们视频聊天,发的文字也很简短,而且报喜不报忧。
       在后方南通医院的护士长任玉琴一直不放心王丽,非要跟她视频,看到王丽漂亮的脸上磨破了,心痛得直流泪,立即给王丽寄来一些水胶体敷料。
       一天下班后,王丽看到父亲发给她的一段视频:
        “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谢谢你,感谢有你,因为有你爱常在心底,世界更美丽……”她心爱的女儿小梦一又唱又跳,还捧着《我的妈妈去打怪兽了》水彩画说,妈妈辛苦了,梦一想你,这是我画的。妈妈加油!武汉加油!”
       王丽泪眼朦胧……
       她和家人虽相隔近800公里,但是心却时刻在一起。父亲在微信上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短视频、每一张照片,她都心领神会,父亲一直在牵挂着她、鼓励着她,她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支撑着她,她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3月17日早晨,虽然有些薄雾,但是天空飘着久违的白云。停摆了近两个月的江城武汉正在慢慢醒来,这座英雄的城市渐渐重焕往日的生机。
       根据上级指示,江苏第一支援鄂医疗队今天撤离武汉。
       王丽回过头,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再一次扫过空荡荡的病区,这块她和同伴们坚守了53个昼夜的战“疫”阵地。在这惊心动魄、荡涤心灵的日日夜夜里,王丽精心护理的一百多位病人全部治愈,南通医护队实现了病员“零死亡”、队员“零感染”的出色佳绩。
       王丽和五位同伴在江夏医院大门前留影,与这里的医护人员依依话别。随后在警车的护送下,在沿途警察的礼赞中,登上了返苏的包机……
 
        曲塘:防疫卡口上的“特殊搭档”
 
        2月15日下午,瑞雪纷飞,这是今年海安境内的第一场雪。这场雪,来得虽不是时候,但也是清新的雪,温暖的雪。因为,它见证了坚守的艰难。
        曲塘建筑公司总经理王世如从姜堰回来,在曲塘疫情查控点测过体温后,看到王老憨父女浑身都是雪花,感动得伸出大姆指,“乖乖,老子上了,又让姑娘上,真的不容易!”
        就在王老憨的大女儿丽奋战在疫情风暴中心的时候,他和小女儿王群并肩坚守在家乡的防疫第一线。他说,“相信我们的国家,17年前能战胜‘非典’,现在我们同样能战胜新冠肺炎疫情!”
        王老憨话虽这么说,可是落在他肩头的却是千斤重担。
        这个疫情查控点设在曲塘镇的西边,海安与姜堰的交界处。这里既接启扬高速曲塘出口,又连328国道,而且还有通往李庄等一些乡镇的支线公路,位置非常特殊,守住这个点,就守住了南通的西大门。
        每天经过这里的大小车辆超过1600辆,乘员近3000人。王老憨父女俩成了这个卡口一道独特的风景,每个班次都要连续在岗24小时,从除夕那天起到3月20日全省统一撤点,这对特殊的搭档一共上了28个班次,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672个小时,累计劝返车123辆。
 
        经过防疫检查点的人,绝大多数都能理解、配合工作,如实提供自己的行程等信息。也有极个别人故意隐瞒自己的真实行踪,给疫情防控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隐患。检查人员要善于察言观色,辨其真伪,及时发现疑点,果断处置,确保万无一失。
       大年初一的早上,一辆挂着南通号牌的大众途观SUV匆匆开到检查点。
        “新年好,请接受防疫检查!”敬了个礼后,王老憨探头一看,车上就一个人,副驾驶座上是面包、火腿肠和饮料什么的,后座椅上散放着一条被褥。一看就知道这车跑了长途。
       “新年好!”那人递出了驾驶证和行驶证。
       王老憨检查了一下,是海安本地人。
       就在王群给他测体温时,不知为什么,那人说了句“我一月初就回来了。”
       王老憨听了,更加警觉,“你一月初从哪里来?”
        “河南。”
      “河南什么地方?”
       “商丘。”
       “喔,商丘。在商丘干什么?”
        “打工的。”
        “打什么工啊?”
        “除了建筑工地,我还能干什么?”
        王老憨又核对了一下行驶证,车主正是他本人。咦,一个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能买得起这辆近30万元的车吗?
        王老憨不动声色,“请你把过路费的票据给我看一下。”
        那人镇定自如,“留那些干什么,又没人给报销。早扔了!”
       “请你把车后厢打开,例行检查一下。”
       后厢门开了,里面塞满了消毒液、食物和面纸等物品,夹缝中有一张武汉市区汽车快修店的小卡片。
       这人应该隐瞒了什么!王老憨立即对他进一步询问。几句话下来,那人不得不说出实情。原来这个人一直在武汉做灯具生意,得到武汉要封城的消息后,就提前一个小时离开了武汉。
       王老憨对位疫区返乡人员进行一番教育后,把他带到了隔离点。
 
       初八中午12点,一辆河北号牌的大货车慢慢驶近曲塘疫情查控点。王老憨举牌示意停车。
       驾驶室里是一对夫妻,年龄大约50多岁,样子很疲劳。
       经检查询问,他们从湖北某市拉了一车塑料粒子到南通的。
      王群测量体温,这两个人都正常。
     “你看,我们没事,可以通过了吧?”车上男的说着就发动了车子。
      王老憨拦住车子,“你们是从疫区来的,现在是抗疫的非常时期,上面有通知,你们不能通过。”
      对方的情绪很激动,“我们一路上没有走高速,就怕被劝返,你说我们已经快到南通了,你叫我们怎么回头?就行行好,放我们过去吧。”
      王老憨非常理解这对夫妇,但是他的责任就是守好南通的西大门,绝不能让新冠疫情从他这里蔓延过去。但是这对夫妇虽然来自疫区,又不是敌人,绝对不能形成对立,要把他们当亲人待,想方设法让对方理解特殊时期的特殊要求,自觉配合他们的工作。
      想了一下,王老憨转身给镇防疫指挥部打了个电话,然后对他们说,“这样吧你,我现在给你两个建议,一是立即返回,二是我把你带到这里的隔离点,如果14天后你们的身体都没有问题,经我们这里的防疫指挥部同意,就可以送货到你要去的地方。”
      驾驶员的情绪依然非常激动,坚决不同意返回,也不肯去隔离点,“我们都不发烧,家里人也没有感染的,凭什么不让我们通过?”
      “这位兄弟,你不要激动嘛。将心比心,我也非常理解你们。”王老憨说着,叫王群到帐篷里拿了快餐面、水果和饮料送给这对夫妇,然后继续耐心劝导,“就是我的亲人,我也不能让他通过,这是我的职责。现在国家下了很大的决心,全国上下都在抗疫,严防疫情蔓延。你目前不发烧,不等于你就没有携带新冠病毒。你应该知道,这种病毒在人体的潜伏期很长,万一有人因为你被感染了,我就是失职,你良心上也过不去吧?我看你也是个厚道人、善良人,请你理解我并且支持我的工作。”
      严寒中的两个多小时劝说,王老憨的坦诚和执着打动了这对夫妇,在王老憨父女俩真诚的祝福声中,他们终于调转了车头。
      就在这天的下午,一辆挂着安徽号牌的小汽车过来了。车上前排是开车的,后排座是母女俩,大约四岁的小女孩躺在母亲的怀里睡着。
      经过询问,他们是一家子,妻子是海安人,从安徽过来拜年的。王群分别给他们测了体温,两个大人都正常,可是睡觉的小女孩体温有39度8。
      王群在检查点上第1次遇到这种情况,赶紧告诉她的父亲。
      王老憨说,先不急,是不是孩子长时间闷在车里体温升高?他叫小女儿一个小时后再给他们测量一下,并且向这对夫妇做了说明。
      可是一个小时后复测时,这孩子的体温依然是39度8!
      在抗疫的敏感时期,一个发烧的人就会牵动一片土地的神经。王老憨镇定地交待其他同志守好检查点,亲自开着警车带道,把他们连人带车送到了曲塘医院。曹建海院长立即按照防控预案,对这三个人进行仔细检查。
     晚上9点多,王老憨接到医院的通知,这孩子在路上着凉了,是正常发烧。
     有惊无险!一直担心着那个小女孩的王老憨父女俩,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王老憨带着女儿在一线,他已经退休的老伴也没闲着,不是在家里变着花样做些补充体能提高免疫力的饭菜,就是戴着口罩协助社区干部宣传防疫,叮嘱街坊邻居尽量少出门,勤洗手,家里多通风。
       王老憨在抓捕一个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右脚外踝骨折,一直没有好利索,长时间站立就肿胀。抗疫的那段时期,只要王老憨一到家,他老伴就立即端来洗脚水,递上松软的棉拖鞋。看着王老憨肿得跟个馒头似的右脚,不免心疼地唠叨几句。王老憨总是嘿嘿一笑,“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别看王老憨表面上挺轻松,其实内心还是很紧张的,不是为了那只肿胀的脚,是新冠肺炎疫情。他下了班就听新闻,看有没有好消息,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上的疫情通报,看感染人数有没有下降。
      他对正在武汉疫区的大女儿更是牵肠挂肚,尽管每天忙得很累,远方女儿一条报平安的信息,总能给他莫大的安慰。但是每次他都跟女儿说:“疫情不退,你不许回!”
      虽然还有28个月王老憨就退休了,但是他丝毫没有要歇一下的念头。他要站好最后一班岗,也给两个丫头做个榜样。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作为一家之长的他,发起一名老兵的突击,用实际行动作出了表率。
     王丽在战疫日记中写道:亲情永远是埋藏在人们心中最温暖的一道防线,当你感到沮丧、感到疲惫、感到低落时,家永远是你停靠的港湾。新冠肺炎疫情牵动人心,我们一家人毅然选择了逆行而上,一起站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上,这也许是我们家的一种默契吧!
 
      王老憨父女三人既是亲人,更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共同组成了一道抗“疫”的最美风景线。
       家国天下,有国才有家。顾家的王老憨,憨得默默无闻,憨得轰轰烈烈。关键时刻,他带领全家人“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洲”!
 
        余音:一个浓情的约定
 
         江苏南通。金岛生态园。
        南通援鄂医疗队的全体成员正在这里集中休养。
        望着窗外一串串嫩绿的柳条,王丽的心又飞回到武汉——她有一个未了的心愿!
        王丽一直惦记着要和病区里的熊奶奶一起唱首歌。就在驰援任务即将结束前的一个下午,她专门来到熊奶奶的病房,想完成她们当初的约定,却发现老人家上午出院了。
        虽然有点遗憾,但是奶奶康复出院,是她最希望听到的消息
        回到家乡后,王丽一直没有忘记武汉的奶奶,也不曾放下这个美好的约定。她把这件事儿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王老憨自然懂得女儿的心,“你在微信朋友圈上问问,不是有武汉当地的医生好友吗,请他们帮你打听一下,也许能联系上熊奶奶。”
        根据父亲的建议,王丽自录了一段视频。
        “奶奶您好!我是王丽。不知道您是否记得我?虽然脱下防护服,您可能不认识我的样子,但是我心里一直记着和您的约定,要和您一起唱一首歌。”
        视频中,王丽饱含深情地唱了一首《祝你平安》,祝愿奶奶和家人永远平平安安。随后,就把这段视频发到了朋友圈。
        王老憨立即发了一连串的大拇指图标。
        不曾想,这段带着一位江苏援鄂护士心愿的视频,一下子传遍了神州大地,被许多网络平台再度制作推送。跨越了千山万水的浓情思念和深深祝福,再次温暖了汉江水!
        几天后,王丽接到一条微信好友添加的请求。通过申请后,对方发来一段长长的致谢语。
        原来是熊奶奶的儿子。他们一家也在寻找这位美丽的江苏护士。
        王丽熊奶奶的儿子邀进“南通海安一家亲”群,自此,群名改成了“南通海安武汉一家亲”。
        王丽和奶奶有了新的约定:邀请武汉的亲戚来南通相聚……
 
        作者简介
        殷毅,笔名:迟人,警营作家、诗人。盐城市警察协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公安文联负责人,公安文学杂志《盐阜警风》主编。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创作发表中短篇报告文学《跃出地平线》《二十一世纪的军人》《无言的红绿灯》等120余篇,出版长篇报告文学《魂牵越北那座山》《与燕共舞》《黄海行动》等,合作编著出书《腾飞之路》《红灯与警笛》等。《父亲的心空》《海春轩塔的千古之谜》《乡野里,那棵老梨树》《警察的忠诚》《誓言》等160余万字的散文、诗歌散见于报纸、杂志和网络文学平台。
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调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报告文学学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