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桐淦:聚是一团火——武汉战“疫”江苏军团参战剪影

(2020-05-29 08:41)

       军令如山

  鲁翔是“快闪”一样被推上武汉战疫主战场的。


▲鲁翔

  2月10日下午下班前,省卫健委电召谈话,宣布已经省政府领导批准了的决定,遣其领兵出战湖北黄石,完成国务院“一省包一市”的战疫任务。晚上,黄石市委、市政府领导,相关条口负责人不断来电,建立联系、通报疫情、提出请求、渴待救援,鲁翔自是彻夜难眠。11日一早,他从住地江宁径直赶至省政府大院,聆听省领导指示。大约在10:30左右,鲁翔随谭颖主任回到省卫健委大楼,这个时候,鲁翔才有了点时间,梳理一下战前的思绪。省委、省政府领导的嘱托非常亲切、非常柔软,“前方需要什么,后方支援什么!”“8000万父老乡亲是医疗队的坚强后盾!”听得人心里一阵热似一阵。可是,省委省政府“命令”的硬核也很硬——“打胜仗,零感染”,六个字,万斤重!打胜仗是必须的,江苏医疗队救灾救难,无论征战国内还是开赴海外,从来没有战败的记录。“零感染”就让人捏一把汗了,武汉疫情的严重与早期的“院感”(医院内的感染)有着严重的交叉关系,从讯息交换中得知,黄石医院的病床上也躺有被感染的医生。而且,作为江苏省赴黄石医疗队的总指挥,到目前为止,除了指挥部以他为首的6位组成人员,其余将士他还一概不知。还有,零感染除了人的因素,物资装备也是致胜条件。再者,黄石战场选取哪几家医院,主人一方还在商量之中。人员、装备、阵地,都是若明若暗,这场硬仗,究竟该怎么打?

  鲁翔现任南京医科大学副校长、南医大附属逸夫医院院长,此前还担任过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南医大二附院院长,带队援藏、援疆、援非。博导院长鲁翔的身后,有着一串打赢硬仗、恶仗的踏石之印。“国有难,召必应,战必胜” 。这一次,鲁翔会祭出什么致胜之道?包机下午两点起飞,去机场前,鲁翔和指挥组成员在卫健委研究并请示了前线党总支和各支部建立的事宜。各地报来的两组数字让总支书记鲁翔感到欣慰,一是310名医护人员中,党员141人,占比接近50%。二是鲁翔对各地派出人员“高配”的要求得到了全面落实。即,岗位要求初级职称人员,江苏要派中级职称,岗位要求中级职称,江苏要派高级职称。100名医生中,呼吸、重症、感染、儿科等急需学科,各地尽选精锐,90名是副高以上职称。鲁翔说,出征人员的职务不必强求,职称务必高配一级。鲁翔以为,如果前一个数字具备了“攻坚”的火种,后一着举措则奠定了“克难”的基石。只是,此时鲁翔见到的还只是报表上的数字,数字的背面是些什么人,只有到机场再官兵相见了。


▲邱泽森

  官兵在机场和车站才能见面,已经是江苏这次抗疫医疗队组建的常态了。江苏援鄂前线指挥部副总指挥、省卫健委副主任邱泽森是第一支医疗队领队,他说,大年初一(1月25日)是他值班,为了应对急转直下的疫情发展,国家卫健委25日追加通知,要求第一批医疗队除配备队长外,还要增派卫健委负责人领队,这个通知是他下午1:30签收的,1:36,主任谭颖找他,要他出征担任领队。邱泽森立即叫家人收拾了一只随身携带的小旅行箱送来,5点前赶到了南京南站。江苏征战武汉第一支医疗队的147人,就是这样在南京南站的站台上完成集结的。紧接着,1月28日139人;2月2日120人;2月4日37人;2月9日第五批一下子派出了958人;连同2月11日310人开赴黄石的特别支队,在1个月不到的时间内,江苏七次组队几乎都是“一夜成军”,应召派出医疗队员2828名,加上政法、民政、环保、疾控、红十字会等国家对应部门的征召,驰援湖北的江苏军团达到3101人,在全国30个省市4.2万人的援鄂大军中,江苏军团人数遥居第一。江苏医疗队的主要力量集中在武汉,武汉的医护人员达到了2438名,组队20支,分布在各主要医院的救治点上。邱泽森说,一位经常带队救援的副主任送别时告诫,千方百计保住物资,物资是胜利的一半,物资也是生命的一半。这是一位老救援的经验,江苏此次应急救援,除自带医疗器械、必备药物、防护用品外,还自备有一周的干粮、生活用品,甚至备了帐篷和睡袋。可谓未雨绸缪,防患未然。南京鼓楼医院副院长于成功更是用他悲壮而别具哲理的战前动员,正面诠释了物资装备对于完成现代救援任务的重要性。于成功和他的团队是2月9日凌晨到达酒店的,中午11点,行李还未等到,却接到中央指导组通知,当晚就要进入病区,接受40名确诊病人入院。于成功就在酒店大堂进行战前动员:按常理,我们要等到防护装备到来,培训、考核后才能进入传染病区。但现在是战时,“打胜仗,零感染”,是两个不可或缺的硬目标,当二者发生冲突时,我们首先要确保打胜仗。黄继光、董存瑞的训练科目中不会有堵枪眼和托炸药包,但关键时候他们挺身而出了……当然,于成功和他的队友们的结局有惊无险,迟到的装备也在他们进入“工事”前全部“赶到”了,当晚,他们穿着自带的全副武装,按计划完成了收治任务,第一场战斗高分、双赢。


▲黄石采访,右为省前指副总指挥鲁翔

  比起于成功初战的跌宕起伏,鲁翔率领的黄石支队的入城,让友邻部队羡慕嫉妒得纷纷点赞。由于事前沟通部署到位,江苏医疗队的专机在武汉天河机场刚一停稳,驻黄石部队官兵、黄石公安干警、武警特警,就迅速把人员和物资有序分流,医疗队员直接上了黄石来的十几辆大巴,1000多箱物资装备,一件不落地迅速搬运至解放军驻黄石部队的军用卡车上。交警开道,特警殿后,江苏医疗队浩浩荡荡从武汉天河机场直接向黄石进发了。进入黄石市区的情景也让人难忘,车队一下高速,40辆摩托列队开道迎接,交警分列在收费管理站外的道路两侧,举手敬礼。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路灯余辉中,依稀可见高层住户的黄石居民,有不少人家开着窗户,朝车队挥手致意。鲁翔心头一震,暗暗握紧了拳头,拳头里紧紧攥着三个字:“打胜仗”!

  生命第一

  江苏医疗队抵达黄石前,当地的疫情处于什么状况?2月9日,黄石市委书记董卫民在湖北的相关会议上这样介绍,武汉、黄石相距87公里,武汉封城前两地人员互动交流密集,节日前的武汉输入性、节日间黄石的家庭聚集性和公共场所交叉感染性病例,混杂一起,致使黄石的确诊病例高位运行,逼近千例,最严重的阳新县,一个镇确诊了40例。所以,江苏省支援湖北战疫总人数超过3000,武汉分布有2400多人,但前线指挥部一直镇守在医疗队员只有不足400人(后又增派了人员)的黄石。


▲在黄石市中心医院重症病房查房血浆治疗患者

  省前指副总指挥、医疗队总指挥鲁翔当然明白此中要旨,夜间抵达黄石,次日清晨与地方政要第一次正式见面,鲁翔就向黄石的市委书记、市长、组织部长为江苏医疗队要“地位”,建议按管理权限,任命进驻相关医院的医疗队长,担任该院的党委(支部)副书记、分管紧急救治的副院长;科室、护理岗位参照办理,医疗队对所在医院要全链条介入。黄石市委从善如流,第二天,组织部、人社局、卫健委的领导就带着红头文件,去医疗队所在的医院一一宣布任命。有人取笑鲁翔,这是一次对黄石医疗界不动声色的“兵变”,当时的普通医疗门诊、病房全停诊了,医疗只剩下救治新冠肺炎的单一门诊,江苏医疗队队长担任各医院的“主管副院长”,不等于把人家的书记、院长也“靠边”了吗?鲁翔说,不对!每一例救治都是一次或多次的急诊与会诊,会诊的“一锤定音”至关重要,生命抢救有时就是须臾之间的决断。飞机上的一个半小时,鲁翔按照田忌赛马的规则,圈定了各医疗队队长的人选,省级医院的去地市级医院、地市级医院的去县级医院,高配选人,“低配”上岗,确保每个关键岗位的负责人,都能驾轻就熟,得心应手。鲁翔说,这个官一般人不要,要了就得负责任,对人的生命负责!


▲黄英姿

  果然,很快就有人在“负责任”的问题上较真了起来。到黄石的第三天,指挥部对收治病人的医院,按建立传染病房的要求进行验收。简单说来,传染病区要具备“三区两通道”的工作环境,污染区、半污染区、清洁区要严格分开,医务人员和病员要各行其道。通道中的5道门等于5道屏障,阻断医护人员和病区治疗的暴露感染和交叉感染。这一硬件要求在医疗队启程前就向黄石相关医院做了通报,可是检查中发现,有一家医院的通道居然是屏风隔断,紧要处甚至是用布帘隔开。重症学专家、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黄英姿是指挥部成员、救治专家组组长,检查小结时,她讲着讲着激动了起来,严厉斥责这家医院的院长,问他是干什么的?“你不负责任,我黄英姿还要负责,对黄石人民负责,对双方的医护人员负责!”黄英姿说,“武汉医院躺着的病人和医生护士中,有多少是交叉感染的,你知道吗?人命关天,明天下午我还要来,病区改造不能达标,我拿你是问!”不管黄英姿有没有资格拿这位院长是问,但第二天晚上复查时,该院感染控制工程全部达标,7扇不同颜色的铁门上虽然仍有快干水泥的施工痕迹,但区域分隔得严严实实。院方也有院方的苦衷,适逢春节休假,又遇大灾大难,不仅买不到材料,1800元一天的薪酬也找不到装修工人。这7扇铁门有从办公楼上撬来的,有从其它地方征用的,政府办的工作人员都参加了达标抢修。

  江苏医疗队进驻黄石的日子,正是黄石的疫情向上猛蹿的时候。指挥部的大屏上,有鲁翔的一幅时刻变化着的“军用地图”,2月14日,医疗队全部进入病区,15日开始,黄石的日死亡病例上升到4人,连续3天,居高不下。鲁翔急了,与专家组商量,在取得康复者同意的前提下,试用康复者血浆救治危重病人。血站提出不同意见,认为是违规采集,国家救治条例上没有依据。2月17日,鲁翔电话直接打到血站,亮明身份,说救人要紧,总指挥负法律责任!2月19日,首例救治成功,也就在同一天,国家卫健委颁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指南》(第六版)中,增加了血浆疗法的条目。在黄石的江苏医疗队还有几项第一,2月24日,首例使用托珠单抗药物救治成功。2月28日,首次施用ECMO(人工肺)参与危重病人救治,ECMO开机的“起步价”是8万元,每小时耗材另算。这次,中央指导组要求全国的ECMO向武汉集结,据说,一共集中了26台,其中,江苏4台(含江苏省人民医院3台)。3月27日,江苏省医疗队在黄石收治的新冠肺炎病人清零的时候,有一串闪光的数字,重症治愈率65.1%,医疗队到来以后的新增病人治愈率超过了96%。死亡率3.74%,远低于武汉和湖北的其他地区。


▲史锁芳

  数字背后闪耀的是江苏热血儿女的智慧和担当。江苏中医专家的烁烁光华,也在武汉战疫中燃放了团团火焰。大花山体育中心方舱医院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试点,收治的1400多名病员基本是确诊的轻症病例和由轻转重的病例,除咽拭子核酸检测和CT检查外,这里全部采用中药治疗。国家中药局调集了江苏、天津、湖南、河南、陕西等5个省市的中医组队,江苏省中医院肺病科主任中医师史锁芳教授领衔,担任分管救冶的副院长。史老师说,根据中央指导组的指示,这个点要用实践弘扬中国传统中医文化,像古代仁医布施大锅清瘟汤一样,治疗以两道汤药为主,不准使用西药,不用、少用小方。但是,武汉多处实际治疗中发现,有的病员尽管临床诊断是轻症,可由轻转重、由重转危、由危而亡的现象,往往就发生在稍不经意的瞬间。所以,史老师悄悄夹带了“私货”,对病情复杂者一人一方,一人一方中对症添加或减少一至两味中药,有时,还把自己钟情的“五云六气方”、“太极针炙法”应急施用。就这样,拳打脚踢,“歪打正着”,立竿见影,屡见奇效,大花山方舱医院创造了1456例病人零转重、零死亡的“神话”,史锁芳的中医诊疗案例也被有关部门列入封存研究的范围。讲起这一些的时候,史老师充满了对中医关键时候“立功”的自豪感,对世俗漠视中医的愤愤不平感,突然,表述一直谨严有致的史老师停顿了,先是双眼溢满了泪水,继而不能自已,伏案痛哭了起来。史锁芳,58岁,男,南京中医药大学1986年本科毕业,中医内科学学士、硕士、博士、博士生导师,正宗本土中医专家。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见面的记忆是身材玉树临风,头发一丝不乱,金边眼镜,面容清癯,外衣和紧身夹克上都佩带着党徽、贴着江苏医疗队的不干胶标志贴。

  哭吧,史锁芳老师,这些年来,中医受委屈了,借武汉战疫疆场,把中国中医的酸水、苦水、泪水,全部倾吐出来,一吐为快!


▲于成功

  在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采访,是另外一番大把的收获。这里可能是本次战疫最大的竞技场了,上海、江苏、浙江、山东、福建、广东,东部沿海六省份的17支医疗队在这儿摆开了擂台,强强对话,每支医疗队50张床位,收治的全部是重症、危重病人。3月15日,武汉战疫取得阶段性胜利的时刻,国家卫健委总结推广了“光谷经验”,截至此时,在湖北的31个省市426支医疗队中,有5支医疗队保持着零死亡的纪录,5支队伍全在重症危重症集中的光谷院区,其中3支是江苏医疗队。新华社为此转发了《“光谷经验”闪耀江苏智慧》的长篇通讯。笔者采访了5支医疗队的5位领队,他们是南京一队的于成功、南京二队的戚建伟、无锡队的葛焕青、苏州一队的孙亦晖、苏州二队的郭强,5人全是各自原来医院的主要领导或各自学科的专家学者,每人都有着浸透自己心血的独门绝技,限于篇幅,不能一一道来,本文仅介绍联合署名的一例。对危重病人插管抢救是最后一招、也是危险性最大的手术,垂危病人下意识喷出的气溶胶,谁沾上也就意味着谁已“中弹”。4月5日的华盛顿邮报上,美国重症医学专家科理·德伯格葛雷夫(Cory Deburghgraeve)这样叙述自己插管前的感受,“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江苏的5位大拿各自推出自家的王牌选手,在光谷院区成立了“江苏组合”的插管敢死队,专业插管,哪层楼需要就出现在哪一层,一次手术1分钟左右,最快的一例39秒,至今没有失手记录。在此基础上,后又增加了肾透析组合、心血管组合、糖尿病组合、远程会诊组合,一家遇到难题,五家智慧聚集,举重若轻,迎刃而解。江苏牌插管敢死队威震光谷院区,还经常应邻省医疗队的邀请,“走穴”客串。那天的采访也是光谷速度,下午2:30到晚上10点,5处驻地5位领队,都谈得比较尽兴,5个人都绝非客套地为陪同我们采访的张群女士评功摆好,张群是江苏省人民医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呼吸专业博士,省前线指挥部负责协调光谷院区5支医疗队的“参谋总长”,光谷经验的重要推手。张群娇小玲珑,活力四射,讲话理事极像脚踏风火轮的哪叱,如果没有她的精细安排,在大武汉7个小时完成对5位忙人的采访,是万万不可能的。助手小郭悄悄与我耳语,光谷现象可以写成一部热剧,《光谷五虎和一个女人》,我笑应“绝对卖座”!光谷五虎中,南京鼓楼医院副院长于成功比较善于总结,他说仗打到这个份上,追求零死亡已经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了,因为3月15日之后的死亡病例,基本都是病人基础疾病的并发和器官衰竭,但是,在魔鬼般的新冠病毒面前,敢于叫板零死亡的,惟我江苏!

  悲喜时刻

  光谷院区南京二队的护士沈华,也为于成功的“叫板”打了一道强烈的追光。沈华说,她3月31日回南京前最开心的事,是删掉了一条待发的短信,她的病区内有位30多岁的李姓小伙子,那几天眼见着就不行了,他自己也失去了信心,趁意识清醒的时候,口授了一条短信遗言,包括自己银行卡的密码,托沈华在他离世后发给家人,小伙子切管后生还了,已经出院回家了,沈华离开武汉前清理手机信息时,又读到了这条待发的短信。


▲南京援鄂医疗二队的部分“战士”在光谷院区

  南京护士沈华删去了她本该发出的短信,苏州医生李晖却收到了他不想收到的信息。

  2月21日清晨,来自苏州二附院的副主任医师李晖还躺在床上,母亲来了微信,说父亲身体情况不好,表姐也赶来了,参加护理。李晖立刻拨通家中电话,话筒中传来的声音让他明白了一切,父亲因长期中风,病情恶化,己于凌晨1时辞世,母亲怕影响他夜班休息,先发条信息“预冷”,准备接着再打电话。李晖今年40岁,是家中独子,领队孙亦晖副院长与指挥部联系后,立即安排他回苏州,家乡张家港市卫健委也做好了李晖穿防护服参加吊唁和送葬的具体事宜。一切安排停当,准备送李晖去车站的时候,李晖神情庄重地向领队表示,经和母亲沟通,决定不回去了,一是自己的援鄂抗疫任务还没有完成,二是回去后还会增加后方的压力。母亲说,安心完成医疗队的任务吧,家中的事,她来顶着!由回家到不回家,处理完这一变化引发的各项事情,李晖回到自己的房间,在面向东方家乡的地方,布置了一个特别的小小“灵堂”,双膝跪下,这才放声大哭起来!笔者那天去苏州一队采访时,时间仓促,没能见上李晖,李晖的大学同班同学,医疗队的联络员方晨医生给我们讲述了这一感人的故事,方晨以大学同学、医院同事、武汉战友的身份,陪着李晖“守灵”两夜,在家乡亲友忙完父亲的出殡事宜之后,苏州第二医疗队党支部副书记李晖医生,又戴孝走进了他的病房战场。

  3000多人的队伍,历时两月有余,悲耶喜耶,都是常有的概率。这不,50岁的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科护士长陶连珊,就在武汉遇上了她人生中预料不到的喜事。她说她1月23日(年二十九)下班前接到院部送来的通知,江苏组建援鄂医疗队,指定二附院呼吸科派一名护师出任护士长,陶连珊一定神,科里高级职称的护师本就不多,又大多安排了春节长假休息,自己是护士长,又是正高职称,通知抓在自己手上,事情紧急,容不得与副手商量,也来不及征求家人意见,立即把自己的名字报了上去。1月25日,大年初一,陶连珊来到了武汉江夏第一人民医院,出任江苏第一医疗队护士长。陶连珊说她的名字原来叫“年三”,大年初三生的。生她的时候,父亲49岁,母亲45岁,她是第12个孩子,活下来3个,全是女的,父母亲一直想要个儿子,哪知第12个还是个女的,父母亲连名字也懒得起了,大年初三生的,就叫年三吧。所以,她从小就不受待见,从来没有正儿巴经过过一次生日。本来,丈夫和女儿已经向亲友发出了邀请,今年的大年初三为她好好庆贺一下50岁生日,大年初一,陶连珊和女儿、丈夫含泪拥别了。陶连珊没有想到,有一个人记住了她的生日,年初三晚上,她到驻地餐厅自助用餐(武汉年初五才禁止堂食)时,同院重症科的孙立群主任等在那里,她约好了一干姐妹,每人拿着一只小馒头,把陶连珊围在中间,歌声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当天晚上,陶连珊向队部递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陶连珊申请入党的理由很简单,出征时,个别年轻同伴难免有害怕心理,孙立群发言要大家讲科学、讲程序,胆大心细,遇到困难找她,她是党员,会走在大家前面。年初三晚上,武汉商店关门,买不到蛋糕,拿着小馒头的孙立群走在大家前面,把陶连珊拥在了怀里,所以,陶连珊决心向党员妹子孙立群看齐,在大家遇到困难的时候,她也要走到前面。


▲护士长陶连珊在武汉江夏人民医院病房

  陶连珊说到做到,咽拭子采集、疑难穿刺,她总是抢在前面,在77位从各地走来的护士面前,她是姐姐、是阿姨、是妈妈,更是一位超级出色的护士长。2月19日,陶连珊在武汉战疫前线,在斧头镰刀的鲜红党旗下,庄严举起了右手!陶连珊举手宣誓的照片,微信传给大四在读的女儿时,女儿在第一时间发来90后孩子的深情赞美:“这个世界如果有天使,她一定是妈妈现在的模样!”

  像陶连珊这样在武汉举手宣誓的“火线天使”,江苏军团共有110位。

  星星闪烁

  4月26日下午,南京南站,作为国家专家组留守武汉的10位江苏医疗专家,除邱海波应召转战黑龙江绥芬河外,其余9位回到南京。至此,本次参与征战的江苏军团2820名白衣将士,已经全部撤出了湖北,这也意味着江苏省100%地完成了“打胜仗,零感染”的既定目标。现在,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理解,鲁翔在战前为什么如此看重队伍的党员比重和知识含量了。鲁翔说,成大事也好,干小事也罢,做人讲究两样东西,知识和情怀。知识或技能是立身之本,不具备基本的人文情怀,知识服务很可能会走向邪路、步入歧途,起码不会有大的出息。什么是“基本的人文情怀”?李小民的湖北之行,给出了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江苏式”的答案。


▲李小民

  李小民是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急诊学专家,今年春节,他有两件事最认真。一是微信给省卫健委领导拜年,拜年时“顺便”请战,说自己是省急诊医学会的候任主委、全国劳动模范,这个时候应该去武汉“劳动”了。二是把湖北地级以上城市的介绍,都认真浏览了一遍,开始听说江苏支援孝感,他把孝感的社会、经济、文化、卫生研究了个透。3月19日,笔者在黄石阳新采访他时,他还报出了关于孝感的一连串数字。他还有个不便倾吐的心思,他是1961年生的,渴望任上再带兵打一次大仗。2月11日下午,鲁翔在禄口机场见到李小民时,当胸就是一拳:“老伙计,你来了!给你一所县级医院,你要给我拿下这个山头!”李小民二话不说,在候机室里就开始搜集将要赴任的黄石大冶市的资料。晚上10点,总指挥鲁翔宣布各分队进驻的地区和医院,李小民又被改派到离黄石最远的阳新县。李小民又是二话不说,再次登上大巴,12日凌晨一点赶到他的阳新战场。为什么改派?大冶是工业城市,与黄石仅隔着一座已有了隧道相连的大山,而阳新是农业大县,离黄石110公里,社会发展相对滞后,指挥部接到的最新信息是,这里仅一个龙港镇已确诊了40例患者。这里注定要有一场恶战。李小民的这支队伍66人,来自5个地级市的16家医院,地道的杂牌、散装,李小民这一仗怎么打呢?见到他时,他说仗已打完,媒体报道不少,有真的,有夸张了的,但有两个数字是硬铮铮的,湖北的县级医院中,阳新第一个清零;死亡率1.86%,远低于湖北的4.62%。他说,清零之后等待回撤的时候,总得让大家有点事做做,他在介绍阳新的资料中发现,县城有座鄂东南革命烈士纪念馆和烈士陵园,他和门卫通融后走了进去,一进去就震撼得有点挪不开步子。“就说几个数字吧,这里竖立着220位团级以上知名烈士将领的墓碑;这里陈列有1260位知名烈士的生平介绍;战争年代牺牲在阳新的军民近30万人;在册可查的阳新县籍烈士超过了20万名。20万啊!是个什么概念?阳新现在的人口才110万。难怪阳新县一直在国家级贫困县的序列中翻上翻下,阳新县的仁人志士把青春和热血都献给新中国的建立”。李小民眼里噙着泪花,说正与地方联系,要组织医疗队的党员、这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的队员前往瞻仰。李小民说,这也是传统文化,生命和鲜血凝成的建国文化,是比“医者仁心”更重要的传统文化。李小民还在干着一件事,连云港第一人民医院已经就医疗合作、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实业转让等实打实的“牵手”,与阳新订立了协议。他要求医疗队对这次带来的设备器械进行清理,并与相关医院联系,能留下的不要带走,提供对口支援。李小民说,“阳新虽然去年摘掉贫困县帽子了,但还是一种脆弱的脱贫,这次折腾,有些数字又要回到几年前了。”李小民说,第一次送别江苏医疗队员回家的时候,街头的一条标语老是在眼前挥之不去,‘黄小石泪别苏大强’,奔小康、现代化的路上,兄弟之间可以有先有后,怎么能有大有小呢?医院能做的事不多,但直接关联着千家万户,关联着社会底层的乡亲父老,咱们能做点什么就再做点什么吧。就像星星点灯,用一点点光,温暖老区人民的心……”

  刚才还激情似火的男儿,怎么一下子深沉得喃喃自语起来?倏忽的思考中,我的脑海中闪电般飘来这样一条金句:

  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来源:紫金文艺头条)